【给90后讲讲马克思】第6讲 幸福终于来敲门——1843年,新婚燕尔

91pron备用最新发布页

2018-10-09

和大部分追求者一样,马克思虽然在对待感情上坚定不移,但他也不笨,还是采取了一些聪明的套路为最后的成功添砖加瓦。 比如燕妮的父亲老威斯特法伦就被马克思率先征服了,对未来的女婿所表现出的才华那是赞不绝口,称马克思是“一位出色、高尚且杰出的”年轻人。

而燕妮也是一位有颇有追求和想法的女子。 在她的眼中,马克思热爱学习,充满智慧,是一个可以终身作为依靠的人。

这种视富贵如浮云、视门第为尘土,以才华、价值和理念为首选的择偶观放在现代社会来看,可能也会被人嘲笑很傻很天真,但正是她坚定的选择,成就了这段旷世佳缘。

后来,我们都知道,有了马克思的努力和燕妮的通达,这对年轻人最终还是突破社会偏见,牵手成功。 但从确立恋爱关系到结婚这一路,他们俩走得并不顺风顺水。 马克思不在特里尔读大学,因此他与燕妮经历的是今天爱情宝典里特别不推荐的选项——异地恋。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。

马克思读大学期间,很少回家,与燕妮一年都见不上几面。

这对年轻情人维系感情的主要工具,你肯定猜不到,那就是写信。 在那个没有电脑、没有手机,发不了微信,上不了微博,也没有办法FACETIME的年代,马克思为自己心爱的姑娘写下了无数篇充满爱意、激情洋溢的诗歌,被后人编成两本《爱之书》和一本《歌之书》保留了下来。

这些诗歌燕妮终生保存着,他们的女儿劳拉后来记述说,“父亲并不看重那些诗歌;但每当父母谈起它们,总是开怀大笑这些年轻时的荒唐行为”。

实际上,当你真的走进马克思的诗歌世界,你会被他磅礴大气的文字所折服,读着读着似乎就能感同身受地体会到他对燕妮那炽热而真挚的感情。

比如,他是这样写的:。